若不是他知道她的名字以及性別,他會認為這個女孩是詹姆波特。
當然,就如鄧不利多所說的:除了她的雙眼。
「哈莉雅‧波特!」
賽佛勒斯與她交集的視線被一旁的麥教授打斷,小哈莉雅有些緊張的走到台上接受分類帽的分類,他彷彿看到那天的莉莉。
「葛萊分多!」
哈莉雅露出了笑容,跳到台下直奔葛萊分多的餐桌。
啊啊,就跟那天一樣,彷彿那段他所珍惜的回憶倒轉似的,他無法不去想那天的情景,即使已經過了好多年。
「賽佛勒斯,哈莉雅真的長大了,之前明明就是那麼小的孩子……」
他沒有回答鄧不利多的話,只是移開了注視著她的雙眼,低頭喝酒。
這就是遺傳吧。
那頭亂的不像女孩的短髮根本就是詹姆波特的基因,而那雙眼睛則遺傳到她的母親,只可惜唯一不同的是,這個女孩瘦弱到似乎風一吹就走,跟當年那個營養均衡到可以盡情當小霸王的詹姆波特完全不同。


那個女孩叫做哈莉雅‧波特,是詹姆波特以及莉莉伊凡斯的孩子。


也是從小就成為孤兒的『那個活下來的女孩』。
他看到她與衛斯理家的女孩成為朋友,而到最後身旁還跟了一個小男孩。
那個原本緊張並且有點膽怯的小女孩,終於露出了笑容。


於是他也忍不住嘴角上揚。








「你們知道嗎?」
「在霍格華茲傳說中~」
「只要鑽到油油卜長袍底下看到他內褲~」
「就能讓葛萊分多贏得學院冠軍喔!」
「你們的腦袋出了甚麼問題?」
這是某個哈莉雅、蓉恩以及妙利正在交誼廳看書的夏日午後,身為妹妹的蓉恩毫不留情的吐槽著自己的雙胞胎哥哥。
「這是小蓉蓉不知道的事情啊,弗雷我好傷心喔。」
「沒辦法啊喬治,小蓉蓉腦袋無法承受這樣的資訊。」
「你們~~!」
「這也太誇張了,」妙利從書中抬起頭來,認真的回答這個傳說,「在霍格華茲一段歷史中,根本就沒有提到這種事情啊,你們還是快去看書吧。」
「所以才說這是新生不懂的事情啊。」
弗雷一臉嚴肅的回答著。
「兄弟,你還是把你的頭髮好好整理吧。」
妙利低下頭不想要再理會他們,下定決心要去聽聽看到底有沒有這傳說。
「妙利,不必為了這件事情認真啦…...」
即使是新生,哈莉雅也不可能相信衛斯理雙胞胎所說過的任何一句話,更何況是有關石內卜的。
「嘖嘖,哈莉雅,這你就不懂了。」
「去挑戰傳說是人生最美好的事情啊!」
反正她是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的,不知道為什麼很討厭自己的石內卜要是這樣子被玩了,她接下來的六年還要活下去嗎?
「如果你們去挑戰的話我就去。」
隨口說出來想要打發他們兩個的哈莉雅再次把視線轉回書上。
「你說的喔!」
弗雷非常開心的說著,哈莉雅一臉驚恐的抬起頭來,覺得事情好像朝奇怪的方向開始前進。
「真的假的你要去鑽?」
一旁的蓉恩不可置信的說著,弗雷愉悅的點了點頭。
「活下來的女孩都這樣說了不得不鑽啊~」
「但是哈莉雅,你要先抱住他。」
「為什麼!?」
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的哈莉雅反對著。
「要讓他分心,而且女孩子都很容易食言當然要先做啊。」
「像小蓉蓉明明答應我們要幫忙除掉地精,自己卻跑去輕鬆的煮飯,太過分了。」
「媽叫我去的啊我有甚麼辦法?」
不理會蓉恩的抗議,弗雷跟喬治繼續一搭一唱。
「所以你要先抱住他,我們才有辦法趁他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看他內褲啊!」
「我為什麼要這樣做啊!」
「你答應過的,唉,喬治,女孩子果然容易食言。」
弗雷一臉悲戚的嘆息著,喬治點了點頭也露出了難過的表情,害的哈莉雅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哈莉雅別上他們的當啊!」
「是啊,弗雷,我們只好帶著受傷的心離開這個地方了……因為是女孩子嘛。」
「我做!」哈莉雅被他們兩個激到只能答應,但是該堅持的還是要堅持,「但是只能有我們五個而已!」
「別把我算進去,我才不做這種忤逆師長的事情。」
妙利自動退出,莫名其妙被拖下水的蓉恩也點了點頭。
「好吧,那就下一節魔藥學,我們上完符咒學後會馬上過去,等我打暗號!」
「哈莉雅,你果然是女英雄!」
「……」
她開始後悔自己為什麼要答應了。




在異常涼快的地窖,哈莉雅卻緊張得冷汗直冒。
期末考並不是她最大的壓力,而是與弗雷喬治的約定、以及對石內卜的誤會。
當初是因為被激到受不了才會答應,她根本沒有多加思考該如何感謝他。
即使他救了她是因為自己父親的原因,但是,可以忽視這一切偏偏卻不往這條路走的他,真的很令人尊敬,即使平常的時候有多麼的…….XX。
若是真的做了那麼過份的事情……他一定會更加討厭自己吧。
歸納出這個結論的哈莉雅內心湧出一股酸澀,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時間不等待她思考出一個圓滿的結論,她聽到石內卜帶著殺氣宣布考試結束,受不了壓力的學生們帶著羊皮紙以及裝瓶的魔藥一擁而上,她坐在坐位上悶悶不樂的等待著所有學生都離開這個地方。
「醜疤頭,在擔心魔藥學啊?」
跩哥馬份───在這一學期不停的找碴的男生,正帶著一臉高傲的微笑,哈莉雅只覺得煩人,抬頭含著淚水瞪了一眼。
「你……你為什麼要這種臉!」
看到哈莉雅的反應,馬份開始結巴也變得滿臉通紅。
「閉嘴,滾開!」
「你只不過是一個醜疤頭……!」
「馬份,過來!」
賽佛勒斯的命令讓原本想要吵架的他嚇到,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後便離開她的身邊。這個魔藥學教授又救了自己一次。
忍不住搖了搖驅趕這種想法的哈莉雅試圖讓自己穩定下來,重新思考這件事情。
但是……在這種情況下,真想要逃走,答應這種蠢事的自己真是笨蛋。
等到人差不多離開了地窖,哈莉雅才捧著羊皮紙跟魔藥上前遞給賽佛勒斯。
這一次她沒有聽到賽佛勒斯的批評,地窖裡的人逐漸離開,只剩下他們兩個。
他的指節無聲的敲擊著桌面,她顯得有些緊張。
她看見自己的考卷上面被寫了C-,接著教授站了起來,轉身去整理東西,哈莉雅有些不安的轉過身去,看見了衛斯理兄弟站在門縫中對她豎起大拇指。
唔!要來了!
「波特,你留下來有甚麼事情?」
賽佛勒斯突然轉過身來揮動了一下魔杖,接著,原本有露出光線以及衛斯理的門縫隨之關閉,哈莉雅愣然的抬頭望著他。
「還帶著那兩個人來……你想做甚麼?」
他冷笑著望著那曾經讓自己悸動的雙眼,哈莉雅牙一咬眼一閉,便撲向了賽佛勒斯的懷中,緊緊的抱住了他,沒錯,只有這樣不去看到他才能說出道謝。
「石內卜教授,我只是想要為你救我的事情道謝!」
「波特,你給我放開!」
「不放!」哈莉雅反抗,把賽佛勒斯越抱越緊,「我希望你能諒解我曾經對你有過誤會……」
「再說這些之前先放開!」
賽佛勒斯急躁的說著,不解這個小女孩到底為什麼會做出這個動作。
「所以,」她抬起頭來,沒有察覺到自己的臉已經濕了一片,「可以原諒我嗎?」
哈莉雅哭泣的臉讓他的腦袋一片空白,他僵在原地,無法思考接下來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讓她停止哭泣,賽佛勒斯的本能催促著他───
接著,做出完全沒有辦法理解自己的動作───擁抱住這個小女孩。
「……好,我原諒你。」
沒有料到會被他擁抱的哈莉雅僵住,原本不知為何哭泣的雙眼也不再盈滿淚水。
聽不到哭聲的賽佛勒斯這才回過神來推開她,立馬轉過頭去不再看她。
「你似乎流了很多汗,身體不舒服?」
「那、那是因為緊張,而且最近壓力有些大……」
賽佛勒斯沒有說話,踏出步伐在一旁的櫃子中翻找著東西。
「那個、石內卜教授……」
「拿去!」他一臉凶狠的轉過身來把瓶子遞給了哈莉雅,「滾出去!」
「是!謝謝教授!」
哈莉雅開心的笑了出來,蹦蹦跳跳的跑出了地窖外頭。
賽佛勒斯看著她離去的身影,心中充滿了無奈以及某些不可言喻的感情。

【END】

大家好久不見(跪

最近真的太多事情了,搞的網誌很久沒有更新.......於是就把很早就寫完、原本想要穿插其中的回憶篇拿出來用了。

原本關閉的第三章也會重新整理之後在放上來。

希望大家會喜歡/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霏☆
  • 噢不,這文讓我傻笑好久(掩面
  • 你能喜歡我很開心喔~謝謝ww

    time1441 於 2012/07/29 20:44 回覆

  • 星
  • 真的是 超超超超超 好看的 本人很喜歡你寫的喔
    尤其是石內卜 和哈莉呢
    希望你能繼續寫下去喔^_^
  • 謝謝~我會加油的w

    time1441 於 2012/08/08 21: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