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祕密,一個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祕密。

事實上那曾經不是秘密────但因為經歷過某些特殊狀況後,我發現,絕對不

能跟任何人講這件事情,因為沒有人會相信,但會在乎到不惜任何手段也要讓這個秘密消失。

那是不正常的,違背這個世道的。

明明很清楚這點,卻還要保護自己裝作正常人繼續生活下去。

……真的有些諷刺呢。

 

*          *


在柔軟的床鋪上,沒有睜開雙眼的漸漸醒來,利用氣味以及空氣觀察著現在身處的環境───已經習慣成自然的習慣,果然讓我發現有些不同。

跟進入初秋的天氣有些不同,乾冷的空氣以及一種怪異的草藥味讓我發現自己再次身處於不同的環境,而且身旁還有另外一個人的體溫。

並沒有睜開眼睛的我,等待著下一次的到來。

……我知道你醒了。」

那是個男人,帶著溫醇的嗓音說著話,但我並不打算張開眼睛。

只要再一下下就能離開這裡了。

再一下下……

沒有理會男人的我,隨即感覺自己被一股難以承受的重量壓住,接著就連平穩的呼吸也被徹底堵塞,這才逼得我睜開眼睛。

但是我卻沒看見任何東西。

男人正用手遮住了我的雙眼,在我的口內狂亂攪動著。

這種感覺並不是第一次,我一直在等待著下一次的到來、一直忍耐著。

「只是接吻而已,別搞得一直在忍耐啊。」

雖然是抱怨的話但他還是笑著,把遮住眼睛的手從我身上移開。

我終於睜開雙眼,印入眼簾的是男人金色的髮絲以及他的笑容。

我見過他無數次。

即使只有幾秒──但關於他的記憶卻鮮明到無法抹去,也許是他的髮色。

…….走開。」

我悶悶的說著,他笑著起身──我這才發現彼此甚麼衣服都沒穿………甚至感覺到下腹隱隱傳來痠痛感。

我別開眼睛,這真是令人無法接受的光景。

「那,你應該要對身為男友的人說明現在的情況吧?」

僵了一下,我轉過頭來瞪大眼睛看著他。

……看來比較年輕呢,」他輕笑著,笑容有些冰冷,「為什麼你還沒離開?」

「為什麼……

「回答我的問題。」

性情突然豹變的他讓我的腦袋一片空白,不,這明明是我一輩子不會做的事情。

……我不會回答你的問題,因為就連我自己也不知道。」

試圖壓抑著慌張的我想要趕緊逃離這個地方,卻被他緊緊揣住了手。

「我想需要一點刺激,」儼然變成神經病的男人把我摔到了床上,「這樣或許會趕快回來才對……

「走開!」在這麼混亂的情況下我試圖阻止他,雙手卻反被他抓住緊緊的壓在床上,連同身上的重量也一起,「你給我走開!」

「你真兇。」

為什麼他會知道?這明明是我永遠都不會做的事情!

「回答我的問題!」

他沒有停止繼續在我身上作亂的動作,「甚麼問題?」

「你為什麼會知道?」

「我又為什麼不會知道?」他有些不耐煩的望著我,「閉嘴,我要她回來。」

我的腦袋一片混亂,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眼前的這種情況。

一切都過於失控、脫離了我的掌控之外───原本再過幾秒應該要好好的回去才對,為什麼現在又會留在這邊,而且還要被一個只見過幾次面還不知道是誰的男人壓倒?

慌張、害怕、疼痛……把我的思考打亂,連淚腺也鬆了。

……果然很年輕,我第一次看見你的眼淚。」

我已經失去能夠生氣的餘力,閉上眼睛祈求著快點回去。

「算了,即使不是我想要的你……

不想要睜開眼睛。

這是一場有史以來最長的噩夢,離開他的我縮緊了身子,把自己埋在棉被中不願睜開雙眼,耳邊傳來的是他的呼吸聲。

「起來。」

我不想理會他。

……我去做早餐,」他說著,語氣並不和緩,「穿好衣服就出來。」

床上的重量減輕許多,我聽見他的腳步聲逐漸遠離自己,接著關上門。

我希望自己能快點回去。

這個地方太過於可怕,我不想要去面對我無法掌控的東西。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再次聽到開門的聲音。

……小祈?」他溫柔的呼喚著我,我身體再度僵住,「你才十三歲嗎?也該面對現實了吧?」

……我二十歲。」

再次睜開眼睛,我把頭探出棉被外,看著站在門口的他。

稍微冷靜下來的我環顧著這個房間:乾淨、整齊,毫無一絲色彩、恍若天堂邊的漂亮地方,不知道為什麼讓我平靜許多。

就連那個金色頭髮的男人也是。

雖然是亞洲人,但他染了那頭金髮卻不會顯得很突兀,若是省略掉那個冷漠的表情以及接近零點的口氣……他基本上是能看得。

「起床吃飯了。」

我警戒的望著他,用餘光找尋著自己的衣服。

「不用找了,在這邊。」

他隨手丟給我一件襯衫,很明顯的就不是我的衣服。

……我要內衣!」

「我對幼稚的你沒興趣,穿甚麼都不要緊。」

「出去!」

真是差勁透了的眼光,為什麼我會選上這種人?看著他走了出去,我難過的套上了他的衣服,在房內找尋著能穿的衣服。

 

 【待續】

試著寫了一點出來,但還是不太好....恩(?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