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你們搬過來住吧?君涵不是外人,我認為你不需要介意。」

「我倒認為會介意的是她,而且你……當初我搬過去你不要,現在多了君涵就……

「總要有個栓子在,我裡外都壞怎麼辦?你忘記你上次……

「不要講!」

「你看,君涵的功效馬上發揮了。」

「根本是你提起的吧!」

在頭痛劇烈的情況中醒來,一頭亂髮的君涵看見燕東跟戴守對峙著,但卻又不像是在爭吵…….算了管他的先睡吧,君涵背過身去滾到書桌底下繼續睡覺準備翹課,但滾不到兩秒就被戴守抓了出來。

「你還是要回去一趟,乖乖去上課。」

……我不要回去。」

世界上哪有這種管到別班學生的助教!君涵淚眼看著他,但看著毫無反應的戴守便乖乖的站起來走到浴室刷牙洗臉。

「乖,等你下課之後我跟燕東再陪你回家拿東西。」

刷到一半的君涵抬起頭來望著他,「你們甚麼時候有空?」

「我想想……

望著十足學者氣息的戴守,君涵嘆了口氣,該來的終究要來,只能祈禱夏梓在自己回去的時候不要出現。

 

 

 

她所住的地方非常單純,是個很適合女生獨居的地方,租金跟水電費又在一定的合理範圍之內,若不是因為他的關係,她實在是不想要搬出去外面住,畢竟這種地方真的很難找,嘆息著騎進停車場,她看見旁邊的車位停著一台黑色機車。

……應、應該只是停錯吧,她記得老師的車不是這個顏色的……完全不想要去思考那麼多年該換一台車的可能性,君涵遠遠就看著他們家隔壁的紗門隱約透露出一點白光,就讓她全身的冷汗直豎,僵在原地完全不敢動。

他不想要上樓梯。

看著紗門後飄動著的門簾,躁動的心臟以及劇烈的頭痛讓她很想要拔腿就跑,但是戴守的壓力卻又不得不讓她上樓......平常笑嘻嘻的人生氣起來是很可怕的,與其惹他生氣不如跟夏梓決鬥比較快。
這樣的她沒有注意到平常在這個時候都會插在紗門上的電費單,為什麼自己的紗門上卻沒有。 

有些發抖的開了門,準備馬上衝進家門關上好好逃避現實的君涵,卻發現隔壁鄰居的紗門開啟了───────

「啊,你好,」像是完全忘記君涵之前的冷漠,夏梓帶著令人眩目……也或著是讓君涵越來越想吐的笑容逼近她,「林小姐送錯單子了,來,你的電費單。」

只想逃離現場的她馬上伸手搶走電費單,正想關上紗門讓泛出的胃酸能夠好好出來的時候,夏梓擋住紗門。

「何同學,還有你的手機帳單喔,」他又拿出帳單,君涵已經快哭出來了……當然不是那種感動的哭,「跟以前的老師見面不打聲招呼嗎?你變了真多啊。」

混亂的腦袋裝載不下過多的訊息,理智斷線的她立刻抽走鑰匙狠狠關上大門,就算外面有吃痛的叫聲也不理,門一鎖直接奔去廁所乾嘔。

自從與他重逢之後,反胃的症狀越來越明顯,或許是過去的那些愚蠢一湧而上的關係,這兩天她的胃一直都不太舒服……似乎壓力過大就會這樣。

該如何消除,她不知道。

廁所離陽台只有一道牆的距離,想必她的嘔吐聲已經傳到隔壁的陽台吧,但是就算吐,她除了吐出黃綠色的膽汁以外似乎也吐不出東西來了。

有些虛軟的沖掉嘔吐物,君涵站起身來,想要把口中的苦味沖掉。

 

『這樣就想哭了?果然是小孩子。』

既然如此,為什麼要吻我?無法開口的君涵止住喉頭湧上的苦澀,卻止不住滑落在臉頰上的眼淚。

但他還是笑著,一反以往的溫柔及善良,『所以我才說討厭小孩子。』

 

看著鏡子中自己的倒影,強烈而成熟的髮色、除此之外她也努力的生活學習著各式各樣的事情,就只是為了有一天能夠當個成熟的大人。

她不想要當小孩子。

那個下午的她掩面哭泣著,就如同三流戲劇的女主角一樣,唯一不同的是男主角只帶著幾聲輕笑便擅自離去。

無力的躺在流理檯旁,隔壁房依舊沒有傳出任何聲音……既然已經知道我的反應,應該能放過我吧?她勉強起身走向房內動手收拾東西、替冰箱除霜,反正接下來沒有要住在這邊,還是把總電源關掉好,省電費。

試著整理東西冷靜下來的君涵,卻發現自己無法擺脫掉那濃烈的黑色情感。

他的笑容是如此的美好,所有的一切都那麼的令人溫暖,他曾經是她那小小世界的全部,但在那一瞬間、世界崩毀了,而她失去愛人以及被愛的資格。

唯一沒有失去的,是那令人厭惡的吻以及回憶。

緊緊抓著手上的衣服,多年前那個幼稚愛哭的自己又回來了。

 

 

 

她怎麼能想到,唯一能夠擊垮她的東西居然只是多年前的一根刺。

 

 

 


結果她還是翹課了。

醒來後已經夕陽西下,哭累的她終於從深眠中清醒,有點心虛的望向坐在旁邊看電視的兩人。

「呃……」看著戴守不善的臉色,她只能低頭,「對不起,我沒去上課。」

「你回來的時候他正好在吧,」他並沒有責備她,或許是看到狼狽的樣子吧…..臉上的眼淚鼻涕包括沒清理乾淨的嘔吐物,似乎他們都幫自己處理好,「燕東跟我講你沒去上課的時候我就猜到了幾分,他對你做些甚麼。」

「只是跟我打招呼,他知道我了。」

……比我想像中的嚴重啊,只是打招呼而已,」另一旁的燕青嘆氣,「以後要回來就找我吧,我們已經把你的東西都整理好了。」

「嗯……」含糊的應聲,她伸手去拿行李,而另外兩個人也關掉電視站起身來幫他提東西,「謝謝你們。」

如果沒有他們的話,自己應該不敢踏出這大門一步吧?

「真是的,還說這種話。」

「我只是想要用你們家的茶壺而已,別誤會。」

戴守看著燕東的樣子低笑著,「不坦率。」

出了家門,她看到隔壁的燈依舊亮著不自覺的有些發抖,紗門後面的門簾輕輕掀起,她看見午夜夢迴中一直望進的雙眼。

明明是如此痛恨、只要少少幾句話就能擊垮她的存在,但她卻無法移開腳步,彷彿力氣都隨著整個下午的眼淚溜離她的身體。

「君涵,走了。」

戴守提醒著強迫她把目光拉回前方,燕青則是狠瞪著紗門後的他比出中指,便隨著他們一同下樓。

 

 

她終於離開這裡了。

【待續】


寫得有點不順又有點順的文(?),黑色能量都發洩完了。
去睡覺囉ww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