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都有潛藏在心底的黑暗,這本來就是個很平常的事情,的確沒有甚麼能拿出來說嘴的。
但有的時候她還是會感到困擾,因為她是個很容易受到影響的人---不僅僅是身體上的,有的時候也會連累那原本就不乾淨純潔的心靈。
她眨了眨眼看著眼前的情景,決定離的越遠越好。
那是一個殘酷且血肉模糊,若是普通人看到一定會大吐特吐的景象,大型拖板車轉彎輾過了一個無辜的機車騎士,血液、腦漿(那白色的應該就是吧)以及殘肢散落在各處,混和著已經被碾碎的筆電零件。
但讓她感到噁心的並不是這些,而是那圍繞在整個拖板車的黑色氣場以及傳入心底的聲音。
『原本可以活下來的。』
『為什麼.........』
『爸媽、對不起..........』
一直到走離一段距離,那些痛苦的聲音才逐漸消失不見,而她的臉色在炙熱的太陽底下已經有些發白。
『學妹,你還好嗎?』
她拿起手機,「不好。」
『你還是趕快離開那邊好了,免得被其他人影響。』
「我離開了啊,你也該待在那邊才對。」
『......這正是我要請求你幫忙的事情。』
拿著手機的她停下腳步不悅的轉過頭去,又開始暈眩。
『嚇壞你了嗎?真的很對不起,但我不知道該怎麼.......』
半透明不存在的液體以及血跡滴落在他那單薄的衣服上以及牛仔褲,而那原本清秀的臉龐已經血肉模糊,甚至分辨不出他用來說話的嘴巴到底在哪.....應該說,他原本就不用開口說話她也能聽見。
那是她只見過一面的學長,而他就是這件事情的苦主......不用用衣服也能判別他的狀況。
這種事情總是特別麻煩,她不只遇過一次甚至遇過更過分的,幫人償還了人世間的眷戀卻反被入侵身體、或著是關進精神病院。
「過了一個小時你就會習慣了,我不會幫忙你的。」
『看在一面之緣.......』
「從小看顧我到大的姑姑我都不幫,還輪的到你嗎?」
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不可置信,『你姑姑也太可憐了吧。』
「關你屁事!」
語畢她便收起手機,頭也不回的往前走去,即使學長在後面囉哩巴縮的跟著也當作沒聽到。


事實上她並沒有甚麼靈能力甚麼第三隻眼還是怎樣的,她就只是一個非常單純能夠看見黑色氣場或是幽靈的女孩子。
而幽靈通常已經徘徊已久、很麻煩且抱有惡意的那種她看不到,會看到的就是那種才剛過世的人或著是不抱持惡意的幽靈。
剛過世的人總是特別慘,他們還沒有辦法習慣自己的樣子,所以總是以死前最後一刻的樣子出現在自己面前。
學長就是屬於這樣的人。
回到自己的租屋處,她踏入屋內,另外一個...人也跟著飄入屋內,那是已經把自己打理乾淨的學長,至少有回到之前那個整齊的樣子,她裝做沒看到,開了自己的臉書。
狀態上一片不可置信、難過以及悲傷,彷彿都能隔著電腦感受到了黑色氣場。
雖然跟自己不熟但應該是跟所有人都自來熟的學長吧,她看見他走向自己低下了頭,凝視著電腦。
原本還以為連個不幫姑姑都大驚小怪的學長,此刻居然冷靜的看著臉書。
「你可以往下拉嗎.....不,」他喃喃著,「就只幫我一個忙就好,找個人叫作林駿霆。」
「................幫你這個忙你就會離開嗎?」
「嗯。」
「哪個駿那個霆?」
她快速的把滑鼠移到了搜尋欄,在空白處依照他的指示打上了那個人的名字。
臉書的強大功能很快的就找到了他的名字,頭像所顯示的是一個相比學長比較陽光、也笑容燦爛的男生,而他的狀態依舊停留在昨天晚上與學長吃飯聊天的愉快狀態。
「謝謝你。」
接著學長便離開了屋內,而她也鬆了一口氣,關掉了臉書。
希望他不要再回來了。


那個晚上她做了一個夢,即使護身符放在床頭也沒有用,但那並不是一個討人厭的夢。
那個夢很快樂,但她卻發現心底是很悲傷的。
他變成了學長,眼前的人是林駿霆。
學長是個很不會做家事的人,拿碗摔碗拿電腦摔電腦的那種小嫩渣,所以她看著林駿霆在學長的小套房晃來晃去,結果就很神奇的都把一團糟的家中歸回原位。
學長笑著討好幫她搥肩,他倒是很自在的就任他服侍自己。
雖說是學長但是這畢竟是他的回憶,嚴格來講自己只是在第三者的角度觀看這一切而已,但是有這樣的朋友真好呢......能夠如此坦然不做作的在一起,對她而言就連家人也承受不了這樣的待遇。
但就只是在那一瞬間,她僵住了。
林駿霆原本放鬆的神情突然變得有些僵硬,接著紅著臉轉過身來親吻學長。
學長也跟著自己僵硬了,就任由對方把舌頭探進自己的口腔中,好一陣子才突然驚醒過來嚇的大罵。
林駿霆跟他講了甚麼她並沒有聽得很清楚,但看情況....應該是告白。
學長有些受到驚嚇的退了開來,抓起一旁的行李便往外面逃,而林駿霆抓住他想說些甚麼,卻被學長所露出的臉色有些受傷的放開了他。
接著,學長便頭也不回的拿起行李離開自己的租屋處。
林駿霆雖然沒有追來,但心亂如麻的他還是撥通了學長的電話,而學長還沒有從那時的震驚回過神來,在跨上機車沖到外面的路上接到了他的電話。
「對不起,突然對你做這種事情。」
她發現自己握著手機的手正在微微顫抖著,而另外一端所傳來的是林駿霆的聲音。
比起前一段模糊的話語來說,林駿霆的聲音清晰到她似乎也發現自己的心正跟著學長、隨他的話語顫抖著。
「.......請討厭我吧,如果能讓你舒服一點的話。」
學長沒有答話,過了好一陣子林駿霆的聲音才傳了過來。
「我喜歡你,學長。」
不知道重複多少次,也分不清到底是誰的眼淚,只知道夢中的學長哭泣著掛斷了他的電話,重新發動引擊。
眼前的世界突然紛亂,就連學長握著手機的那隻手也像拼圖般瓦解,在一片黑色的景象中她看到了那熟悉的、血肉以及腦漿滲透入路面的屍體,此時雖然已經移動到醫院、用白布蓋著,但她還是能想起當時所見到的情況。

太慘了。

就連見過大風大浪的她,看著眼前的景象也不禁僵了僵身子。
林駿霆低著頭不發一語的站在床邊,眼淚不停的掉落在白色的床單上,而原本是『自己』的學長就坐在床邊望著他,露出了有些複雜的神情。
她看著他,對於他看著林駿霆的眼神再熟悉不過了。

真的太慘了。


【待續】

在深夜把這份原本七月份寫出來的文章發出來真的大丈夫嗎(?)
這是不知道能不能做成系列的自創坑,希望大家會喜歡。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