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同人創作,平和島靜雄/折原臨也x自創女角有,請慎入
※雖然如此其實本篇也算沒有配對......

 

OK?

他們相差六歲。
當時十二歲的美咲,已經開始自修高中的初級微積分了,數學才能出眾的她擔當起艾利的家庭教師,於是發現了、所有大人都沒有發現的一點。
教完小學基礎數學已經是下午的時刻了,她把艾利丟在自己的房間後,便打算自己洗澡之後好好休息,畢竟夏天可是很熱的,沒冷氣的房間讓他們兩個都流了一身汗,等等抓艾利去洗澡好了。
洗完澡之後,已經是半個小時之後的事情了。
美咲踏出浴室,看到的是原本自己堆滿微積分課本的書桌被自己的妹妹占領了。
「喂、艾利....!」
課本被翻亂,而且標籤也不見了,這讓美咲的心情很糟糕,她畢竟還是小孩子,無法忍受妹妹的無理取鬧,當她抓起自己填滿空白的計算紙準備狠狠罵她一頓的時候--
她發現,上面不是她的字跡。
那是她困擾已久的題目,而那個題目被正確的計算出來了。
用歪七扭八的數字、準確的計算出來了。

 

 

 

 

 

 

十年過去了,在混亂的生活中她早已忘記了自己的本名,靠著自己的本事從充滿黑暗的世界中爬上頂端的她,那美好平安的生活早已經是很遙遠的記憶。
她揉了揉眼睛,今天剛從醫院回來,被住院中的妹妹說了---身上有很香的味道。
對此她是很討厭的,染上味道甚麼的真的是件很討厭的事情啊,總覺得在那麼一瞬間就輕易的變成了別人的所有物......因此出了醫院後她特地在多買的黑咖啡下藥,然後給路過的平和島靜雄喝,但貌似是沒有甚麼效果就是了。
身上存在著自己查覺不到的東西真是噁心,美咲煩躁的敲著鍵盤,然後在一分鐘過後把折原臨也的硬碟全數銷毀。
「喂喂,你也太過分了吧。」
大概過不到幾分鐘,自己所期望著的人便從門後大搖大擺的進入,美咲拿出隨身的武器轉過身面對著他微笑。
眼前的女人很生氣,甚至遷怒於自己,察覺到這點的臨也覺得很有趣。
「總之討厭的東西就乾脆一次解決掉好了,這樣也會比較輕鬆。」
洛雅微笑著抽出更多武器,反正最近家中正缺少一個重新裝潢的理由,真正重要的東西也被藏到折原臨也絕對找不到的地方,就乾脆這樣吧。
「啊......美咲,你身上怎麼會有香味?」
原本正微笑著的洛雅,臉上的表情不明顯的僵了一下後便開始在房內追殺臨也。
這下他終於知道美咲生氣的理由了。
........精神潔癖真嚴重啊,這個女人。

 

 

 


臨也其實並不常睡覺,但與美咲廝殺過後並且成功逃脫的那天晚上他難得睡了幾小時的好覺,而夢中出現的就是前幾個小時與自己廝殺的奇怪女人,次山美咲。
「啊啊,洛雅你還真變態。」
「再怎麼變態也沒有你變態。」
「哦?我怎麼覺得這句話沒有說服力........」
潔白的牆壁上沾滿了臨也流下的血,而在臨也面前的世界是一個看不到盡頭的屍體海。
洛雅輕巧的踩在那堆屍體上,一步步的走向自己。
「這些數目只是小case而已,相信你比我還要清楚的多.....而且你是為了興趣,但我是為了生存,等級根本不同。」
「哈哈哈哈哈.......」臨也只覺得這是個很好笑的笑話,「等級不同?但做的卻是同樣的事情啊!」
「這種事情不是你決定的。」
語畢,美咲便轉身望著那片毫無盡頭的血海,她的身上沒有任何武器,而她赤裸雪白的雙足被血浪染紅,她沒有再理會,只是遙望著遠方的一個小黑點。
那似乎是個做在書桌前用功的,一個不到十歲的小女孩,小女孩沒有察覺到腳下的是一大片的屍體,一邊哼著歌一邊快樂的寫作業。
「那是你?」
「關你屁..........」
突然,洛雅的身體僵了僵,轉過身去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他。
「你是怎麼進來的?」
以往的這片血海沒有任何人,只有自己,美咲原以為他只是自己的夢,卻為他的回話感到疑惑。
「甚麼?」
此時此刻的臨也一臉不解的問著,但心中卻隱隱猜出了答案。
「你是怎麼進來的,出去!」
美咲憤怒的走過來抽走固定臨也右手的刀刃,用力捅著他的腦袋,眼前爆出的是混合著白色腦漿的鮮血,完全沒有感到劇痛的臨也像是發了瘋的狂笑出聲。
「美咲你好可愛啊,居然還想著以前的那些事情,哈哈哈哈!」
「給我滾出去!!」
臨也來不及欣賞完全失去理智的美咲,眼前一黑便昏死過去了。

 


事實上她是個非常淺眠的人,做的夢千遍一律的也只有那為了生存而製造出來的血海,但這次的夢嚇的美咲不輕,躺在沙發上的她驚魂未定的看著四周,確認沒有人的時候才起身。
「.......怎麼會.......」
折原臨也怎麼能侵入自己的夢?他是怎麼辦到的?
完全沒有辦法掌握到原因的美咲試圖讓自己的心跳平穩下來,被看到那樣的東西雖令人無法忍受,但至少不會影響到她的工作......但若是有天能夠影響到呢?她總是盡力的排除在工作過程中讓自己不安的因素,這次也不例外的,她不會讓折原臨也再次入侵自己的夢中,但卻也不知道該如何排除掉這個不確定因素。
在查出原因之前,先別跟那隻小蟲子接觸好了。
失眠的洛雅起身看著經過廝殺已經變的破爛的屋內嘆了一口氣,今天早一點去探望妹妹吧,或許能改變一下心情..........這樣想著的洛雅起身換衣服,準備先前往醫院過後再開始這一天的工作。

 


但卻沒想到抵達醫院之後,看顧著自己妹妹的護士說出了她始料未及的話語。

 


「次山小姐,艾利他似乎出現了奇怪的狀態。」
時子在美咲準備進入病房時阻止了她,臉色有些凝重的說著。
「.......怎麼一回事?」
「昨天她斷斷續續的醒來時有跟我提到,從你身上聞到很香的香味後,便夢到了一個完全不熟識的人......這是以前沒有發生過的現象,照理說也不該發生。」
或許是因為記憶力的關係,艾利幾乎不會作夢,於是對於平常人很稀鬆平常的夢境便變成警訊,美咲隱隱覺得這與昨晚折原臨也侵入自己的夢境有所關連......難不成,是香味所造成的?
「雖然目前沒有危害,但我想還是盡快找出原因比較好。」
美咲露出苦笑,「但我聞不到自己身上的味道,我也沒有使用香水。」
「事實上我也沒有聞到,但可能還是需要你的一些物品來檢查那香味的來源.....可以借用一下你的外套嗎?」
「我知道了。」
美咲毫不猶豫的把外套給了時子,等待對方離去後便踏入病房。
朝陽錯開了艾利的臉龐落在她的腳邊,望著正在熟睡著的她,美咲在床邊坐了下來.......她總覺得艾利突如其來的夢境與折原臨也的侵入並不是巧合。

 

總之,事到如今也只能依靠醫院的力量去從香味找出原因了。
知道自己現在做不了甚麼的洛雅望著她的,想起了夢境。

 

在折原臨也侵入之前,她的夢境就一直是這樣,乾淨的空間逐漸被屍體以及鮮血填滿,唯一沒變的就是那用功的十歲小女孩,以及站著遙望她的自己。
那在血海中坐著的十歲小女孩,到底是誰呢?
她在工作前曾經有思考這個問題,但是總是找不出解答,因為當時單純的自己並不知道自己的未來。
但工作後、得到了所謂的『未來』之後,她雖然隱約知道答案是甚麼卻也放棄去為自己解答,就這樣子遠遠的望著就夠了,就算那女孩的纖細白皙的雙腳被屍體淹沒也一樣。
「.......早該把那隻白目的蟲子殺掉。」
隨便侵入別人的夢裡然後解答問題甚麼的,真是噁心。
美咲出神的望著妹妹乾淨的臉龐好一陣子後,便轉身走出病房,剛好遇到了正送完東西要巡房的時子。
「次山小姐,要去上班了嗎?」
「嗯。」
「路上小心喔!」
時子帶著與自己妹妹相似的乾淨臉龐笑著,用微笑回應著的美咲點了點頭,便走出醫院。

 

【END】

好久沒有寫這個真的全都快忘光了.....是說最近太忙也真的很久沒有寫文了啊。
總之,希望大家會喜歡囉ww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