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女主有,沒有決定配對但是以後會有配對。

※一定是BG向,但也無法肯定裡面會不會有BL成分。(靠)

※背景為親世代,不知道會不會續寫下去,主要主角大概於第二/三章出場。

 

OK?

 

進入一年級的艾妮莎憑著努力很快的就拿到了第一份獎學金,當她看著那份金錢在煩惱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好友比利倒是給了一個建議:「你可以拜託蘿克西買蜂蜜公爵的糖果啊。」
「不要,會胖。」
「你確定你很胖?」比利挑著眉頭,卻也知道艾妮莎不拿去浪費的最好原因,「那不然你先存著啊,說不定哪天會用到。」
艾妮莎聳了聳肩,「好像也只有這方法了。」
或許添購幾件衣服也是件好辦法,畢竟她不確定自己的衣服能不能撐到嚴寒到來,於是她離開大廳決定打開郵購目錄,期望能夠找到幾件適合自己的衣服,幸好霍格華茲沒有禁止學生透過郵購買東西。
但看完幾頁那琳瑯滿目的長袍後,她還是決定拜託懷特夫人挑選幾件衣服寄到霍格華茲來.......果然她還是比較適合麻瓜的衣服。

 

艾妮莎很喜歡一句話:「知識,就是力量。」,這不僅適用於麻瓜社會也適用於巫師社會,或許對她而言還要在加上:「它也等於加隆。」
霍格華茲提供的獎學金並不少,但要達到他提供獎學金的標準也頗困難,至少在麻瓜小學拿下全部獎學金的艾妮莎,在這邊拼死拼活的念書也只拿到了其中兩份獎學金,為此她消沉了很長一段時間,連比利都忍不住用看山怪的眼神看她。
要知道,獎學金這種東西平常都是雷文克勞拿的,那是葛萊芬多看不上也拿不到的東西,拿到一份對於雷文克勞就是很值得驕傲的事情,更何況兩份!於是得到兩份獎學金的她倒是被取了個對女孩子不太好聽的綽號:書蟲。
若是真的當書蟲就好,吃掉霍格華茲全部的書說不定就能夠拿下全部的獎學金........她對這綽號唯一的意見就只有這個。
聖誕節很快就到了,雖然比利邀請她到他們家過節,但不想麻煩別人的她還是婉拒了這項提議,順便買了幾份禮物給一直照顧她的比利以及他們的家人,原本想窩在圖書館試圖在最後的半個學年拿下第三份獎學金的她,一不小心被麥教授發現硬是拉去了教職員的聖誕小晚宴。
像她這樣選擇留下來過節的孩子並不多,再加上缺乏主動參加的意願(畢竟是被麥教授帶來大廳的),理所當然的教職員就熱烈的討論這位優秀的學生,就連鄧不利多也跟她搭話。
「艾妮莎,聽說你拿到了第二份獎學金?」
原本被教職員稱讚平時上課表現不錯的艾妮莎不禁紅了紅臉,因為才剛拿到確定資格所以其他教授還不知道,她只是有點害羞的點了點頭,「是的,教授。」
除了麥教授以外其餘教職員都驚訝的看著她,尤其雷文克勞的院長更是扼腕,鄧不利多呵呵的笑著,「看來你想要拿第三份,但艾妮莎,除了讀書之外你也可以有許多娛樂,我想學校提供的獎學金光一份就足以讓你用一年了。」
這倒是,買衣服的錢只花了大概六分之一,也不枉費她辛苦的熬夜讀書。
「多謝教授,我會好好分配自己的時間的,我很期待三年級的活米村呢!」
麥教授當然知道她真正期待的到底是甚麼,但她只是微微笑著沒有多說些甚麼,很為這個優秀的學生感到驕傲,也希望接下來她還能保持下去。
愉快的用餐完後艾妮莎便借了幾本書回到葛萊芬多塔,過於用功的她雖然有三個善良的室友,卻也沒有時間也沒有共同話題能夠產生交流,她看著空無一人的室內嘆息,決定移動到交誼廳好好讀書拼第三份獎學金。
穿著睡衣的她就這樣窩在壁爐旁邊看書,一直到眼皮漸漸沉重才勉強移動身子站了起來。
「......下雪了啊.......」
看著在黑暗中發亮的雪花緩緩飄落,她眨了眨眼睛,既然鄧不利多校長勸自己好好分配時間給玩樂,不如就做個計畫表好好探索霍格華茲吧,艾妮莎抱起在壁爐旁睡到翻肚的小黑貓賽佛,抓著書本便回到了房間。

 

經過這個聖誕節假期的學習,艾妮莎成功拿下第三份可以支撐到三年級的獎學金,成為霍格華茲實施獎學金制度的三百年來第四位拿下三份獎學金的學生,有許多葛萊芬多甚至發誓他有看到艾妮莎懷特在圖書館啃書。
她還是老話一句,如果啃書能夠讓她拿到這年開放申請的七份獎學金,她願意這樣做。
雖然因為念書讓她不太像同年齡的女孩喜歡打扮自己,穿的衣服也就只有那幾件,但還是有好處的,至少三份獎學金的實力讓她不只拿到全學年第一名,還讓她發現自己的知識已經到了三年級學生的水準,艾妮莎曾經懷疑自己是否開外掛,但看著鏡中就連站著也要貪睡的女孩,她發現這一切都是自己努力才能得來的。
雷文克勞的院長已經不只一次私下抱怨分類帽為何把艾妮莎分到葛萊芬多,麥教授則是請她到辦公室聊聊天,順帶詢問她的身體狀況。
艾妮莎看起來非常健康,淺金色的長髮也不像稻草般乾枯,比起入學前瘦弱的樣子她的確豐潤許多,但麥教授只是皺了皺眉頭。
「艾妮莎,我能體會你想要減輕負擔的心情,但喝多魔藥並不是件好事,由其是活力藥水。」
或許普通學生看不出來,但基本上所有教授都看得出來她的氣色好到根本就是用魔藥灌出來的,麥教授曾經私下調查過才發現原來是艾妮莎撥了一點自己的錢拿去買藥水,才能順利撐過獎學金的考驗,只因為史拉轟不准太過於勤學的艾妮莎自己動手調。
凡是太過頭總是不好,即使是讓麥教授驕傲的學生也不行。
「嗯.......」
雖然回應著麥教授,但是此時的艾妮莎狀況不是太好,就連話也沒有聽進去幾分,麥教授看見艾妮莎反常的態度,馬上當機立斷的送她到龐苪夫人那邊治療。
結果艾妮莎整整睡了一個禮拜才醒來,原因是因為她至少超過兩個禮拜都靠著活力藥水度過獎學金最後的衝刺期,一醒來就讓既心疼又憤怒的麥教授扣了葛萊芬多五十分,還在獎學金申請的規定上加註『一天的睡眠時間至少超過五個小時』這種好笑的規則。
她也成為第一個拿三份獎學金卻被扣五十分的人,幸好葛萊芬多有很多分數都是她拿到的,大家也沒有計較太多,只是再也沒有人叫他書蟲,雖然也沒有人敢接近她,但基本上是帶著敬畏的心情面對這個在某種意義上創造奇蹟的小女生,鄧不利多也很是佩服她的毅力,扮白臉的他代替麥教授送了許多食物過來。
艾妮莎荒謬又可怕的一年級就這樣度過了,拿到三份獎學金的她看著新規定嘆息,看來之後是不用想著要申請獎學金了。
小小的替之後需要申請獎學金的學生們在心底說聲對不起後,提著一袋加隆回去的艾妮莎便馬上把這件事情拋在腦後回家去了。

 

剛踏入孤兒院,她便看到了站在門口的懷特夫人以及另外一個『志工哥哥』,已經二十五歲的亞當‧史密斯,他清秀的臉龐頂著有些亂的棕灰色頭髮出現在自己面前,而那淺藍色的雙眼還是一如往常的令人感到親切,原本對他很熟悉的艾妮莎愣了愣,正猶豫要不要像以往一樣撲向他懷裡時,卻發現亞當已經走了過來。
接著,一把捏住了她的臉。
「!?」
「麥教授跟我說了,你連續兩個禮拜喝活力藥水是神經病嗎?一個不小心你可能會失智的!」
「亞...噗喔.....」
「缺加隆不會跟我講嗎?老子有錢!」
被捏腫臉頰的艾妮莎一生氣反捏回去,就這樣幼稚的大人跟小孩一不小心就在院門口互捏。
「窩速勾來芬多,窩要跳戰機線.........(我是葛萊芬多,我要挑戰極限)」
「你們兩個都住手!」懷特夫人一把抓起放在門邊的掃把用力的打他們的頭,「弟弟妹妹們都在看了,丟不丟臉啊!」
這才讓她們兩個巫師停手,只敢唯唯諾諾的開口:「是.......」
懷特夫人嘆了一口氣,把行李放到亞當手中,「好了,時候不早了,是時候該進去好好介紹艾妮莎了。」
「說的也是。」
早已經做好心理準備的艾妮莎笑著進去,亞當看了看她,艾妮莎倒是把堅強的本色發揮到淋漓盡致,也只有他才會幹出那種喝兩個禮拜魔藥就只為了要賺錢的蠢事既然如此.......而且說詞也準備好了,畢竟懷特夫人的親戚很多,騙騙小孩不是件難事,想當初自己也是這樣走過來的,但還是問問看這個自己一手看顧到大的女孩好了。
「艾妮莎,你還好嗎?」
「我可以的。」
艾妮莎沒有面對他,只是直瞪瞪的看著前方,固執的不讓自己的缺點曝露出來,亞當也看著前方,不想要讓自己的視線造成他的壓力。


或許是艾妮莎面對的是從小帶大的孩子,對於相處上的拿捏比陌生人還好的多,過不到一天就有一堆小孩跟在他後面跑了,這種情況讓艾妮莎有種他們還記得自己的錯覺。
但當他這樣想的時候,總是會有人把她的美好妄想拉回現實,譬如說跟亞當是甚麼關係、老家在哪裡之類的問題,但也因為懷特夫人經驗豐富的關係,這些問題在孩子們問之前都準備的很妥當,艾妮莎也理所當然的回答得很流利且自然。
因為怕身為巫師的身分會露餡,他和好友比利在假期前就溝通好不會送信給彼此,所以這個假期也沒有發生小貓頭鷹被當成玩具玩的故事,霍格華茲的貓頭鷹或許是因為身經百戰的關係,上次沒有被抓到,這次也理所當然的沒被抓到。
當接近開學日時,亞當主動提議由他負責帶自己去斜角巷,原因是因為一年級時自己被上司派到海外出差,等到回來的時候他才知道艾妮莎已經進入霍格華茲就讀,對於一個從小看她看到大的男人來說,錯過孩子成長已經夠扼腕了,並不能錯過第二次!
依舊對斜角巷不熟悉的艾妮莎也答應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亞當表現的很熱情,但也隨他去了,但聽到他真的打算支付自己的一切開銷時,艾妮莎的臉都黑了。
「我自己也可以賺錢!」
「像這學期一樣嗎?」亞當嘆了一口氣,蹲下來認真的望著眼前的小女孩,「我像你現在這個時候也是苦過來的,一直到之後去活米村跟教授那邊賺外快,才有閒錢打理自己,我明白你想快點存錢還清學費的想法,但比起這些,我更希望你能好好過上學生的生活,努力讀書、玩樂、交朋友、談戀愛,只要你有足夠的實力,出社會後就能快點把錢還完,不必急於一時。」
突如其來的說教讓艾妮莎不知該如何反駁,實質上是雷文克勞的她的確不願意拘泥於獎學金,想要學習更多更多知識,但除了圖書館能夠提供之外,她就必須要花費加隆在額外的知識上,那些是學校無法學到的東西,也能夠成為自己未來的資本。
但是她不願意再成為別人的負擔。
「......我並沒有花時間在應有的學生生活上,這是我一輩子的遺憾,如果你可以為我做到這點的話我會很開心。」
「四分之一就夠了,我的獎學金還剩很多。」
咬了咬牙,艾妮莎決定讓步。
「一半。」
卻沒有想到亞當完全下定決心,堅持支付自己的學費。
「三分之一。」
「一半又三分之一。」
「親愛的亞當,請回到一半,我投降了。」
「來不及了,就敲定一半又三分之一,」亞當為這詭異的比例感到心情愉悅,從小對於金錢精打細算的他自然知道艾妮莎沒有必要再為了獎學金賠上健康,他心情愉悅的挑了好幾本自己很喜歡、並且認為符合她程度的書投入艾妮莎手中的籃子,「我會跟米奈娃報告這個好消息的。」
她沉默了一下便開口,「能開借據嗎?」
「你就不能心甘情願的花掉這筆錢嗎?」
他嘟嚷著有些不滿,就像一個喜歡寵愛女兒卻被對方拒絕的父親一樣。
「嗯,不能。」
「好吧,這一趟的花費由我出,之後的一切花費我都會記清楚收支並且開借據保留下來。」
難得贏得勝利的艾妮莎非常開心的答應了,卻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男人早已經領了一大筆錢出來,就只為了要讓她落入自己的圈套當中。
這一天除了書本這種隨著時代進步的產物之外,幾乎其他基本生活用品、包括艾妮莎的認知中是奢侈品的漂亮衣服以及長袍,到七年級的份都買齊了。
夕陽中她一臉無奈的看著哼著歌提著大包小包的亞當,突然覺得眼前的男人把奸詐狡猾用錯了地方,但也或許是......她的狀況與學生時代的自己很相像吧,看著他歡快的側臉,艾妮莎也決定放寬心,接受他的資助。

這個暑假雖然像以往麻瓜生活一樣總是留下來照料院裡的事物,卻總是跟以往不一樣。
她的監護人從身為麻瓜的院長懷特夫人變成亞當‧史密斯,雖然亞當因為工作繁忙無法送她一程,但這項決定對於自己的確是件好事,勉強她去接觸及干涉不是屬於自身世界的知識畢竟不是一件好事。
她和亞當心裡明白即使懷特夫人是個了解霍格華茲的普通人,但光是院內的事物就讓她分身乏術,更何況是外面的事情呢?對於艾妮莎而言,能夠減輕懷特夫人的負擔,就足以讓她開心一整個月。
她隻身一人前往月台,看著明顯是新生的孩子們個個奔向火車生澀純真的樣子,艾妮莎不禁想起院裡的孩子們,真希望帕夫在自己離開之後不要被惡夢嚇到尿床。
由於亞當為自己準備的行李有一點多,等到艾妮莎真正尋找車廂時,走廊上早已空無一人了,而每個包廂裡面都坐滿,自己的好友比利因為家裡有事情不會坐上這班列車,而她與室友又幾乎沒有交談......艾妮莎咬了咬牙,下定決心這學期開始一定要跟室友打好關係。
但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要找到一個能夠讓小賽佛跟自己休息的車廂。
抱著自己手中的黑貓,她走過一個又一個的車廂,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個有空位的地方,裡頭坐著的是三、四個吵鬧聒噪的男孩,還有一個坐在窗邊顯得鬱鬱寡歡的女孩,但這並不影響他的好心情,對待小孩一直是她的拿手範圍,她單手打開門對孩子們露出親切的微笑:「可以讓我跟我家的賽佛坐在這邊嗎?」
坐在門邊的兩個男孩友善的點了點頭,但窗邊的女孩卻有些震驚的轉過頭來,直到看到她懷中的黑貓才露出有些古怪的表情,艾妮莎看了看她紅著的眼眶在她的身旁坐了下來。
「要不要摸摸賽佛?她是一隻乖巧可愛的黑貓。」
那女孩沒有回答,直瞪瞪的看著她懷中正打著呼嚕的賽佛好一陣子,一直到賽佛抬起頭來蹭了蹭她的手心,她的表情才和緩了一些。
艾妮莎看著被陽光照要到幾乎快燒起來的紅色頭髮,自我介紹:「艾妮莎‧懷特,葛萊芬多二年級,她是我入學時陪著我的小女孩,賽佛。」
那女孩抽了抽嘴角,但看著眼前的艾妮莎,不禁也被她以及她的貓沉穩柔和的氣息感染,於是便也微笑的開口。
「我是莉莉‧伊凡斯,今年剛入學的新生。」
她隱隱覺得這個女生的名字有些熟悉,但一時之間卻想不出來,只覺得自己好像非常好運的預到了故事中的角色,那不然也不會覺得她的名字很熟悉。
「艾妮莎‧懷特?你就是那個在圖書館啃書的葛萊芬多?」
一個瘦小、黑髮的男孩跳了起來,明顯來自於備受寵愛的家庭的他眼中充滿著不可置信。
「如果沒誤會的話我就是那個葛萊芬多,不過你怎麼會聽過我的名字?」
「我表哥在雷文克勞,常常跟我講你的事情,因為你搶了他的榮耀。」
「這倒是不意外。」
艾妮莎苦惱的嘆息著,看來自己的人際關係在還沒開始發展前就碰到挫折,但詹姆似乎很開心的樣子,不難猜出他跟那個表哥的關係並不好。
友善熱情的未來小葛萊芬多似乎很歡迎自己,在歡快的氣氛中不喜歡吵鬧的賽佛早已鑽到了莉莉的懷裡,不發一語的她心情卻好了很多,但是詹姆對面的那個小男孩卻維持一貫的表情,並不打算融入他們,她並不打算去打擾他待在一個人的小屋,倒是詹姆瘋狂的在門外敲著。
神奇的是,那個小男孩並沒有因此而生氣,反而有一句沒一句跟他開始聊了起來。
就算是巫師,在本質上還是跟麻瓜小孩一樣沒有任何區別。
突然車廂的門打開了,艾妮莎撇過頭看了一下,是一個有些髒兮兮、長袍老舊的小男孩,他抿著嘴唇,沒有把眼光放在任何人身上,便進去坐在莉莉的對面,帶著有些疑惑的眼神看著她懷裡的小貓,莉莉低著頭撫摸著貓咪,沒有跟他講任何話。
「莉莉,你還在生氣嗎?」
或許是感到氣氛不對勁,聰明的黑貓很快的就鑽出莉莉的懷裡,奔向自己的主人。
「佩妮恨我,」莉莉沒有看他,卻很明顯的難過起來,「都是因為我們看了校長的信。」
「那又如何,她不過是個---」男孩很快就把將要說出口的話吞了下去,語氣中露出了狂喜,「可是我們現在就要前往霍格華茲了!就在去霍格華茲的路上!」
男孩的興奮感染了莉莉,她也忍不住笑了出來,他看著她的眼神有溫柔的期盼。
「你若能在史萊哲林就好。」
「史萊哲林?」
聊的越來越愉悅的兩個小男孩原本沒有把心力放到他們的身上,卻在聽到學院名稱的一瞬間轉過頭來,詹姆有些嘲諷的開口:「誰想要進史萊哲林那個地方?若我進了還不趕快逃,是不是啊?天狼星。」
試圖尋求同意的詹姆只聽見對面的天狼星淡淡開口:「我家的人都是史萊哲林出身。」
「但你是個不錯的傢伙不是嗎?」
詹姆聽到這個答案也沒有表示厭惡,只是笑嘻嘻的問著,天狼星也笑了,男孩並沒有理會他們的對話,繼續跟莉莉說明史萊哲林的好處,艾妮莎看著眼前的情景覺得有些好笑,他們沒有一個人真正踏入霍格華茲中,卻為了這種事情開始產生爭吵,不過這也就是小孩子會做的事情就是了。
「詹姆,你想進哪一間學院?」
「『葛萊芬多,那裡有著蘊藏在內心深處的勇氣!』就跟我爸一樣。」
男孩厭惡的哼了一聲,正在興頭上的詹姆問:「你有甚麼意見?」
「沒,若你認為有肌肉沒腦筋是正確的選擇的話----」
「那你這個甚麼都沒有的人要選擇哪間學院?」天狼星滿意的看著男孩變了臉色,「這裡可就有一個有肌肉也有腦筋的人,是不是?拿了三份獎學金的懷特小姐。」
原本正在旁邊看好戲的艾妮莎沒想到被天狼星一時興起捲入爭吵當中,除了他與詹姆、以及麻瓜出身的莉莉沒有反應之外,其他了解霍格華茲獎學金制度的人都露出了驚嚇的表情。
「學院的出身不能決定一個人的特質,」她雖然寵著小孩,但看到偏頗的思想還是忍不住會糾正對方,「若你們認為這可以成為一個製造對立跟攻擊的工具,那也只能說明你們這兩樣都沒有,有肌肉跟腦筋的人是不會說出這種話的。」
男孩悶著聲音不說話了,但沒有想到葛萊芬多會說出這種話的天狼星漲紅了臉,艾妮莎沒有在意他們的反應,抬頭望著窗外的景色起身,「要到學校了,勸你們先換上長袍吧,伊凡斯小姐,要不要一起同行?」
「叫我莉莉就好了!我可以稱呼你艾妮莎嗎?」
「當然可以。」
艾妮莎理所當然的邀請了在場唯一的女生,莉莉掩蓋不住崇拜的目光,很快的便抱著小貓跟在她的後頭走了出去,原本還在猶豫要哪間學院的莉莉立刻決定了進葛萊芬多,只有隱約察覺對方是劇情出現過的人物的艾妮莎並沒有察覺到他的想法。
「等等換完長袍之後,尚未分配學院的你們就會跟我們分開行動,」艾妮莎敲了敲牆壁,馬上就出現一個屬於女性的更衣間,這一直是列車上的特殊機關,「跟海格.....一個顯眼的大叔走就好了......莉莉?」
一邊換上襯衫披上長袍的艾妮莎看著閃著眼睛、正衣衫不整的用崇拜的目光看著自己的莉莉,便伸手幫他整領衣領,這種照顧孩子的舉動讓莉莉紅透了臉。
「艾妮莎,不用......」
在伊凡斯家身為長女的莉莉對於艾妮莎這種有如姐姐的舉動害羞的手足無措,她愣了一下才回過神來。
「啊......抱歉,是我失禮了,」她有些尷尬的笑了笑,「我家有很多弟弟妹妹,所以習慣這樣做。」
穿上長袍束起以及及肩的長髮,她對著鏡子整理一下儀容後便把位置讓給了莉莉,「霍格華茲就快到了,整理一下吧,剛剛穿上長袍後頭髮都亂了。」
「好的,」莉莉的雙頰紅通通的,很快的聽從艾妮莎的命令整理好衣領,「這樣子呢?」
「很可愛唷,莉莉,我們走吧。」
艾妮莎拍了拍她的頭,便步出更衣間,但是卻看見那個與莉莉是朋友的男孩還沒有穿上制服,一臉陰沉的站在走廊上面,她馬上就猜出或許是他被趕出車廂了。
「不趕快換會來不及的,快進去吧。」
她走向了那個男孩敲了敲另一旁的牆壁,便出現了一道通往更衣室的門。
男孩點了點頭便鑽進更衣室,莉莉有些慌張的跑了過來,連忙跟艾妮莎解釋。
「賽佛.....不,賽佛勒斯他只是不擅常跟別人交流,艾妮莎你別介意。」
「賽佛?」艾妮莎望了望懷裡的貓,終於理解莉莉為什麼聽到牠的名字時會露出奇怪的表情,「我知道,就跟這隻貓一樣就是了,看來你跟他很有緣份啊。」
只不過當初這隻貓取名為賽佛就是因為那模糊記憶中的黑色影子......難不成她真的遇到故事中的人物?但即使這樣,那段記憶對她早已經是很遙遠的事情了,遙遠到她甚至認為那只是自己的幻想。
火車停了下來,艾妮莎看著右頭出口的人群馬上發現二年級的眾人正跟著下車,連忙開口叮嚀莉莉趕快叫賽佛勒斯換好衣服後,便快步的走向出口融入隊伍。

 

【續】

從現在開始是裱天狼星之旅(欸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