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同人創作,平和島靜雄x自創女角有,請慎入
※此為友人的創作【原型與贗品】衍生之番外篇,已取得原作者的同意

OK?

 


塞爾堤感到驚訝,說老實話,她還以為在自己面前出現的是一個病弱的少女,沒想到竟然看上去如此健康。
第一次見到靜雄的戀人有些緊張,以至於她完全沒注意到這是艾利的偽裝。
話說回來,沒想到會有跟臨也一樣厲害的女性呢。
固定在安全帽裡頭的長髮以及自己身上的衣服,不再是單純的黑色機車衣,而是充滿正式氣息但是卻很適合拿來騎機車的短裙跟襯衫,委託人說這些衣服當作酬勞以外的感謝獎賞,說可以拿給自己的戀人看,啊,真是位好女性……
完全沒有發現美咲拉攏意圖明顯的塞爾堤高興的騎著車,過了好一陣子才想起坐在繭中的艾利。
『抱歉呢,沒跟你解釋清楚就把你丟上車來。』
PDA被推入繭中,艾利在一片黑暗中看到了PDA,雖然有聽靜雄說過這位女性有怪怪的地方,但沒想到會以這種方式呈現。
她呆呆的盯著PDA,以前實在沒用過這種東西,要怎麼回話呢。
過了一陣子塞爾堤把PDA收了回去,又把它推入繭中。
『啊啊抱歉,靜雄沒有說過我的事情?』
似乎是有說過,可是…………到底是甚麼事情呢?怎麼辦,又不會打PDA,而且遞給自己這個東西不就代表說她沒辦法說話?這樣她也會聽不到自己的回答不是嗎?
塞爾堤等不到她的回覆。
生氣了嗎?發生了甚麼事情呢?她現在確實很安全的在繭中,所以她一定有看到自己的話,為什麼不回呢……難不成、是被討厭了嗎?
雖然感到害怕感到討厭自己的人有很多,但是被靜雄所愛的人討厭……不知道為什麼讓她感到有些傷心?
『……真的很抱歉。』
PDA能夠完整的透露出塞爾堤的失望。
艾利感受到了,可是她真的不知道怎麼回。
怎麼辦,既然是靜雄的朋友,就要跟她好好相處而已,可是她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他們兩個就這樣子沉默到了靜雄的家。






塞爾堤答應委託人要待在她的身旁直到靜雄回來。
但是她們兩個正互相面對面,僵持在原地不動。
首先忍不住的是塞爾堤,她拿出PDA快速的打出了字給艾利看。
『嚇到你了真的很抱歉,希望你不要討厭我。』
艾利愣了愣,她其實很少有跟女性相處的經驗,所以看到這行字有些手忙腳亂。
對了、靜雄的書桌……!
她起身衝向了靜雄的房間,突如其來的機動讓塞爾堤嚇了一跳,她果然討厭自己到要逃走的地步嗎?
過沒多久她回來了,拿著一張紙給自己看。
『抱歉,我忘了你叫甚麼名字,靜雄說你有怪怪的地方,但是我並沒有記得,我又不知道如何使用PDA、所以……』
『靜、靜雄說我有怪怪的地方!?』塞爾堤驚訝的說著,隨即她突然想到……不,靜雄有說過艾利的特殊情況,她的記憶力並不好,『……啊啊,你可以說話沒關係,我聽的到。』
「真的嗎?」
艾利說著,看見安全帽的頭上下晃動。
「真的非常抱歉,我真的不知道如何使用PDA,請問一下你的名字是?」
『啊,我叫塞爾堤,不用特別記得也沒關係。』
聽說眼前這女孩記憶力驚人。
她永遠忘不了當靜雄說:「她兩個禮拜就記住我真正的名字。」那種有些害羞可是又想掩飾的表情,所以她不用特別記得沒關係,反正還可以一直提醒。
「你真是溫柔的人,謝謝。」
艾利笑了。
塞爾堤在那麼一瞬間似乎能夠了解靜雄為什麼會喜歡上她的原因。
如此柔和單純的女性。
懷中的手機震動了,她微微的點了一下頭便轉身接起了電話。
是姐姐的電話。
「啊,艾利啊。」
「老姐……」
「我剛毀了對方整台電腦,看了一下行程表,就算臨時更改計畫,你們出發的二十四小時之內也不會有任何人會攻擊你們,明天上午八點的寢台列車,票一樣是向巷口的婆婆拿,OK嗎?」
明明是如此驚悚的話,艾利卻毫無驚訝、疑惑的歪了歪頭。
「寢台列車……嗎?很容易發生意外吧?鐵軌動一下手腳就……」
「事到如今還懷疑我?」
「嗯,說的也是。」
世界上果然有各式各樣的不同類型的姊妹呢,她想,看著姐妹倆奇異對話的塞爾堤,不禁有這種想法。
話說大和撫子的指的就是這種女性吧。
氛圍是柔和的,聲音帶有點軟軟的語調,笑容也很溫柔。
完全沒有查覺到自己是因為美咲的關係而對艾利超有好感的塞爾堤,帶著閃亮的眼神(如果她有頭的話她一定會這樣做)注視著她。
等掛掉電話之後艾利轉過頭來,讓專心注視她的塞爾堤嚇了一跳。
「靜雄平常忙嗎?」
『忙……嗎?』
靜雄沒有對她說過自己的工作嗎?還是忘記了?
『不一定喔,就時間上來講,靜雄的工作跟我性質差不多。』
「塞爾堤是做甚麼工作呢?」
『啊、就是送貨員之類的,有委託就會很忙,沒有的話就會空閒一整天呢。』
「這樣啊,就跟姐姐一樣的工作呢……」
大和撫子的情緒低落了下來。
塞爾堤嚇了一大跳,自己說錯了甚麼話嗎?但是明明就……
「這樣的話、果然不太好呢。」
『不太好?』
「靜雄也有自己的工作,姐姐實在不該把他扯入這件事情,」就像是催眠自己似的,艾利說著,「他已經為我犧牲太多了……不管是任何方面。」
『犧牲的這種話……』
艾利突然變得沉默不語,這對第一次與她相處的塞爾堤感到困擾。
『可是靜雄很幸福的,是他親口對我說的。』
雖然多少有點出入,但是塞爾堤有問過,他覺得自己幸福嗎?
那時的靜雄愣了一下,別開了眼神,有些僵硬的點了點頭,手上的菸抽的更兇。
如果是旁人的話一定覺得他根本不幸福而且還覺得他的戀人很煩吧,但是她知道的,靜雄是幸福的。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就好了。」
『在意的話要跟他好好說清楚喔。』
自己就某種意義上也算是他們的牽線人,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他們能夠幸福。
「說清楚……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舒緩他的欲望呢?」
塞爾堤原本想要在PDA上打字的手指僵住。
欲、欲望!?靜雄也有那種東西嗎!?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靜雄一派輕鬆的進門,除了微亂的長髮以及衣服以外他幾乎沒有任何改變,艾利一如往常的撲向了他,掛在他的身上。
有點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雖然說有塞爾堤在這邊…….但他也不想推開艾利。
「嗯?塞爾堤?怎麼了?」
『沒事、那那那我先走了喔!』
似乎是把靜雄的慾望等同於新羅對自己時常表現出來的性騷擾,過度驚訝的塞爾堤慌張的逃離現場。
「………她怎麼了嗎?」
摸了摸艾利的頭,靜雄疑惑的看著塞爾堤的背影。
「不知道,塞爾堤是個好人。」
罪魁禍首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做了甚麼事情,她抬起頭來注視著靜雄。
「怎麼了?」
隨即伸手把靜雄的假髮連同頭套都摘掉。
「我還是比較喜歡靜雄這個樣子。」
她給了靜雄一個笑容。
……犯規了。
擁抱著自己還說這種話,真的是太犯規了。
靜雄輕輕抱住她的腰坐了下來,臉埋在她的頸肩之間。
「靜雄?」
隨後他輕輕咬了一下她的脖子。
突然其來的刺痛感讓她嚇了一跳,麻癢的感覺從被舔弄的的那塊地方傳來,讓敏感的她不禁有種腰也開始痠麻的錯覺。
「……嗚……」
直到呻吟聲傳進靜雄的耳朵,他才回過神來離開了艾利,表情一臉驚訝。
「怎、怎麼了嗎?」
靜雄只是摀著臉,沉默了一下子之後便開口。
「你先去換衣服吧。」
「……嗯,好的。」
不知道是因為害羞還是怎樣,艾利摀著剛剛靜雄留下吻痕的地方抓著行李便逃回了房間。
「…….可惡。」
艾利的聲音一直在他的腦中徘徊不去。

他漸漸失去了把持自己的自信。

 

【待續】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