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的兩人選角確定後立馬找到遺失在月台的這篇就....^p^

我睡不著啦可惡!!!

 

坐在骯髒永不見天日的地牢裡,他突然憶起亞蕊安娜死前的那一個晚上。



那個時候阿不思‧鄧不利多已經在他的身旁睡著了,在煤燈罩中不滅的光芒依舊閃耀著,蓋勒‧葛林戴華德在床邊整理著他們『為了找尋更長遠的利益』所準備的有關聖物的資料。
停下了整理的動作,蓋勒撥開他額前的柔軟髮絲,瞳孔中那波溫柔複雜到幾乎任何人都無法看清的地步。
「阿不思。」
身旁的少年有些迷茫的睜開眼睛,蓋勒撫上了他的臉,那溫柔益發強烈。
阿不思有些愣然的看著眼前和自己的唇距離只有兩公分的蓋勒,有些驚訝的瞪大雙眼。
「我想吻你。」
他愣然,感覺心裡有某些他一直極力隱藏的情感正逐漸顯露出來───
在蓋勒還沒有做出行動的那一刻,阿不思主動將柔軟的唇吻上了蓋勒。




亞蕊安娜死後,那一天彷彿不復存在似的。
當看見亞蕊安娜那美麗的雙眸失去了應有的光彩、逐漸變的冰冷空洞時,他知道阿不思和阿波佛,他們的某一部份也隨著她死去了。


而他逃了。


當看見阿不思流下眼淚的那一剎那,他就已經知道,他們兩個從那個時候開始,各自被殺死亞蕊安娜的咒語分到了不同的世界。
所以他無法接受。
但是就算再怎麼無法接受,從那時開始,他們兩個就已經走上了不同的路了。




『我們走上了不同的路。』
阿不思拾起蓋勒手中的魔杖,冷酷的用魔杖壓著他的喉嚨,幾乎讓他快要窒息。


『我知道。』
但是他知道他在哭。
只有他看得出來他在哭,一直以來都是這樣。


『別哭。』
阿不思的手開始顫抖著,而蓋勒只是以他熟悉的笑容回應著他。










已經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殺了我吧!』


聽說阿不思已經死了,被眼前這個什麼都不懂得自大小鬼的爪牙殺死的,但是他知道阿不思不是那麼簡單的人、依照他細膩的思路,一定是有某種計劃正在進行著。


『你不會贏,你不可能會贏!』


但是他還是死了,走的很風光,自己連他的最後一面都沒辦法見到。


『那跟魔杖永遠、永遠不會屬於你────』


綠光迎向了他,蓋勒突然想起那天晚上、阿不思那令人迷惘的雙眸。
接著,他的眼神逐漸空洞失焦。






火車依然朝向未知的路途一直走下去,鄧不利多醒了過來,窗外一如往常般一片渺茫空白,而他知道他不會來到這個地方,這個火車上。
就如同那天的分離一樣。
自從亞蕊安娜死後,他們兩個就已經各自處在不同的世界了。


他是清楚的。


一切的他都清楚,但他痛苦懊悔的只是因為沒來得及讓他知道自己對他的愛。
還有來不及一起度過的、那個不存在的過去或是未來。


回過神來,半月型眼鏡後的那一抹藍已經濕潤。

<END>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