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遺失的另外一篇。


我想我不管過了多久,我還是如同以往一樣那樣的思念著你。



「賽佛勒斯。」
現在已經是深夜幾點了?我不清楚,在一堆文件中抬起頭來,看到的是一張空白的畫布───小詹姆和小阿不思他們這個時候已經睡了吧?或著是家裡幾乎都快被他們拆了,所以金妮才沒有跑來替我送上宵夜。




算了,無所謂,現在這種夜晚,我只想要自己一個人好好靜一靜。




「賽佛勒斯。」
或著是找個人來陪。
撫著冰冷的畫框,畫框的刻紋是他喜歡的紋路,在一片深沉寂寞的黑夜裡,我只能靠這個東西懷念著他。


「賽佛勒斯。」
因為這個世界早已經不容許他的氣息存在。
滿臉不耐煩、顯然被吵醒的黑髮男人不耐煩的跨入畫框,我微笑的看著他的到來。


「夠了,親愛的波特先生,是有什麼該死的重要的事讓你打擾我的睡眠時間?」
如果畫像這種東西真的只是憑著記憶做出來的,可不可以有誰告訴我這為什麼會那麼真實的原因?


「我想你。」


「真是個好原因。」


他諷刺的說著,接著、我們兩個人陷入一片沉默。
眼前的賽佛勒斯,停留在六年前的相貌,還是如同記憶中的他一樣那麼熟悉,而我、而現在的一切早已變了調。


「你不是已經跟衛斯理的女孩結婚了?」


「你一直拒絕來我的辦公室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嗎,」笑笑的說著,我想到了婚禮上金妮的笑容,臉色不禁暗了下來,「你知道的,我對金妮感到愧疚。」


當時無法走出失去你的悲痛,就是這個女孩把我硬拉出來的。
雖然我得承認,我還有一半還留在你的身邊。
這次看見你,讓我的心又淪陷了些,我想要做著永遠都不會醒來的美夢,永遠跟你一起生活在那個地窖裡。
但是永遠這個字眼實在是太可笑了。


我想要活在自己的夢裡,但是許多人都不允許我那麼做。
包括你。


他沉默了一下,「哈利,忘了我。」


我沒有回答,只是一直笑著。


「之所以沒有出現在這個辦公室,不是因為那個女孩的關係,」他嚴肅的說著,臉上皺起我熟悉的皺紋形狀,「你懂的,我很擔心你。」


「有一個孩子,叫做阿不思‧賽佛勒斯‧波特,跟你一點都長的不像,但是很可愛喔。」


你一定無法想像,我眼睜睜的看著你流了滿身的血,眼睜睜的看著你在我面前、看著那個恐怖的傷口死去的心情。


「哈利,我不會再來這裡了,為了你。」
你總是這樣,沒有考慮到我的心情。


「我沒辦法再愛上任何人了。」
你死後,我就沒辦法再愛上任何人了。


「……哈利,忘了我。」


我吻上畫布,畫布的特殊氣味讓我想哭,那是我一直熟悉的,他的味道。
壁爐的火光突然猛烈的竄了出來,一封信隨著火舌吐了出來,那是我和金妮一直以來熟悉的通信方式。


『哈利,辛苦了,如果事情都已經結束的話可以回家一趟嗎?我快被那三個小鬼頭搞瘋了。』


她的聲音好像從很遠的地方傳來,「她在找你。」
「嗯。」


「她需要你。」
「嗯。」


「你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在霍格華茲的男孩了。」
「……嗯。」


「哈利,忘了我。」
你總是這樣。
「我以後不會來到這個地方了。」
不管你說了什麼話,不管是多麼殘忍的話,總是會讓我的心再度淪陷。


「正氣師局長、那個活下來的男孩───哈利波特,登上預言家日報頭版,標題是在辦公室因為不明原因自殺,我想應該很精采吧。」


我露出放鬆的微笑對著他說著,他的臉上剎然出現怒意,他知道我在威脅他。
我們兩個沉默了很久,接著、他嘆了一口氣,一語不發的跨出畫布。
他明明知道我不會這樣做,不會丟下他們不管,但是他還是屈服了。


辦公室一瞬間變的清冷,一股寒意竄上我的腦門,望向窗外,天空已經是接近日出的灰白了。
到底過了多久?
擦了擦不知不覺落下的眼淚,我走向壁爐。


「波特家。」


這種痛苦到底要持續多久?
一陣天旋地轉,從壁爐的煤灰裡爬了出來,三個小鬼頭直接撞上我的懷裡,金妮則是在後面叉著手無奈的罵著他們。


而我笑了。


<END>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